没钱

( ͡° ͜ʖ ͡°)✧

【慢热/雷安】骑士秘闻[2]

骑士秘闻第二章
此章为过渡章
第一张请走个人主页

食用须知:
1.cp主雷安,后期会带有少部分的卡埃与安艾,请注意避雷。安艾为推动情节发展出现,不会造成过大的阅读问题。
2.两人初见年龄为15/9。稍带养成设定,请注意避雷。
3.用梗老套烂大街——皇子与骑士。
4.文中少量ooc,请注意避雷。
7.文章前半段偏慢热。
5.粗略设定请走链接或者个人主页。
6.阅读文章请见下

—2—

          [15/9]
 
          晃晃悠悠的马车差点没把雷狮晃睡着,但也成功的把安迷修晃睡着了。一个刚刚消耗完一大半体力的小孩你还能指望他能在这马车上撑多久,安迷修低着头,弯着腰,随着马车一起微微晃动,但是他仍是把那本关于骑士的书放在大腿上握的紧紧的。
           雷狮看见这样的安迷修,微微有些想笑。他看着随着马车一晃一晃的安迷修,再一次加深了小鬼不过是小鬼的想法。
            再一次较为剧烈的颠簸后,低着头打瞌睡的安迷修变成了靠着马车内壁打瞌睡,这能使雷狮好好的看清楚安迷修。
            9岁小孩子明显没有长开的五官,和棕色的头发,怎么看都很普通。脸上还带有肿起来的地方和未擦干净的血污。裸露的手臂和腿部清晰可见的十几处伤疤在安迷修瘦弱的四肢上安家,让雷狮猜测他的衣服底下又有多少的伤痕。
             紧紧抓着那本书的手指上也有着一些伤痕,但是脏兮兮的污垢却更为扎眼。
             ——
             肮脏又破碎,这是斗兽场奴隶们共有的特征,在加上安迷修的普通长相。这很容易让安迷修被淹没在奴隶之中。要是真的要说安迷修和其他奴隶有什么不同的话。
             可能是那漂亮的翠绿色眼睛。
             别逗,翠绿色眼睛在这个国家一抓一大把,雷狮想。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雷狮打了一个哈欠。如果真的要说雷狮为什么看上的安迷修,是因为安迷修的可塑性。

           可塑的实力必不可少,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安迷修眼睛里面的那股可塑的坚定。
           虽然坚定,但是也略显迷茫。
           试问。能支持一个喜欢骑士的奴隶小男孩活下去的,在现阶段可能是成为骑士或者骑士的那种高尚精神,那以后呢?而且一个奴隶成为骑士的机会有多大呢?对于现在的安迷修来说,这也是他的迷茫之处。自己成为骑士的机会太过于渺茫,即使自己有成为骑士的一切品格与实力,可自己的奴隶身份成为了这一切的最大障碍。
           他能为正义而战,为弱者而战,为自己的王奉献自己的生命。
          可谁又是他引领的王?
          聪明的雷狮看穿了这一点,他抓住了时机,把安迷修从角斗场救了出来,成为了安迷修的“王”。这让小小的安迷修找到了在现阶段过后仍然能支撑自己的目标。
          目标。多么美丽又带有束缚的词语。
          坚定是属于安迷修的武器,而安迷修又即将成为雷狮的武器。
          亲自锻造一把属于自己的利剑,他会为你斩开一切障碍,破除所有的危险,同时他会忠于你,虽和所有的剑一样有时会不小心割伤自己。但这却是完美之处,忠诚但不愚笨,拥有自己的思想,这只会让这把剑更加的锋利。并且你会从中得到极大的快感。
          想到这里,雷狮轻轻咳嗽了一下,试图压制自己异常兴奋的心情。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锻造这把只属于自己的利剑了。他盯着安迷修的眼神也似乎是像看到了长大后的安迷修为自己挥动刀剑的身影了。
         

          雷狮把安迷修带回皇宫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扔给了侍女,让她们带安迷修去清洗和包扎。他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去睡一会儿,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安迷修拉住了他。
          安迷修拉着雷狮的衣角,仰着头问到:“我真的可以成为骑士吗?”
           “当然。本皇子说到做到。”雷狮盯着安迷修那充满不安和期待的脸笑着回应到。他知道这句话不能完全打消安迷修的不安,他取下自己的披风盖在了他的头上,再伸手揉了揉安迷修的头发。便转身向门外走去。使得安迷修有些气急败坏的扯下披风的时候,雷狮已经走到了门口。
            “不许摸……”
            “这本书我就先收下了。你收拾完了过后在还给你。”
            “等等!我的书!你什么时候拿过去的!还有你是恶党吗?!”
            “是皇子殿下。”

           雷狮在等卡米尔把安迷修带过来的时候,雷狮已经瘫在大殿的皇位上睡着有一会儿。略微不满女仆行动的低效率,还什么话都没说出来的时候就被卡米尔的一句:“他身上伤口比较多。处理起来比较麻烦。”给压了回去。缓慢起身,踱步在大殿内,雷狮又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安迷修突然的发言又打断了他。
           “我的书呢。皇子殿下现在你该还给我了吧。”
           雷狮没想到自己突然又被人打断了第二次,心情又变的差了一些。轻轻啧了一声,看也不看的扯下大殿内装饰用铠甲手中的佩剑,一个毫不犹豫的箭步对着安迷修冲去。年龄和战斗意识这一类的差距,让安迷修面对雷狮的攻击只有仓促的做出反应,安迷修以为雷狮会攻击的是他的手臂或者脖子这种部分,最终雷狮攻击的部分却是他的膝盖。
           吃痛跪下的安迷修,气愤的抬起头,刚刚想反击的时候,可雷狮已经把剑架到了他的脖子上。一阵寒意从安迷修的心里涌起,他仰着头看见雷狮狂妄的笑容,虽然有想过被雷狮杀死的情况,但也没想到这么快过。僵着脖子不低头,坚定的看着雷狮,安迷修的坚定神情也一直没变过,同时那里面反抗的火焰更是没有熄灭。
           这个样子的安迷修,让雷狮兴奋,会让他觉得自己选对铸造剑的材料,并且越发的期待这其中铸造的过程。他清楚安迷修现在心里一定想着自己要被他杀死的结果,所以雷狮接下来的行动让安迷修的表情直接从坚定变成了不可置信。
           雷狮用剑触碰这安迷的后劲,然后把剑放在了安迷修的右肩上。然后他看见了安迷修的眼睛亮了起来。
           梦想着成为骑士的少年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小心翼翼的吞了一口唾沫,等待着雷狮接下来的动作。
             “告诉我你的名字。”
             “安迷修,尊敬的殿下。”
             “安迷修。你是否愿意在天父面前发誓,保护弱者,对抗强暴,抗击错误,保护手无寸铁的人,帮助一切向你寻求帮助的人,爱护你的骑士兄弟,真诚的对待你的朋友,并且对所爱至死不渝吗?”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
 

—TBC—
             

大半夜突然想画穿着婚纱的安哥,然而这个图看不出来。
觉得安哥很适合那种短裙婚纱啊!然后就没有忍住自己的手

–我怎么觉得安哥一脸黑社会的感觉
–可能要嫁的是黑社会

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忘记自己是文手这个事情

【慢热/雷安】骑士秘闻

骑士秘闻

食用须知:
1.cp主雷安,后期会带有少部分的卡埃与安艾,请注意避雷。安艾为推动情节发展出现,不会造成过大的阅读问题。
2.两人初见年龄为16/9。稍带养成设定,请注意避雷。
3.用梗老套烂大街——皇子与骑士。
4.文中少量ooc,请注意避雷。
7.文章前半段偏慢热。
5.粗略设定和配图请见个人主页。
6.阅读文章请见下

————————————————————————————

     -0-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自己的一些秘闻,这些秘闻可能是民间的,宫廷的,某一个部落的;他们或许血腥,或许悲伤,或许风流,再或许让人觉得这是真事,亦或者这本来就是真事……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你还忘了一句。”
    “不可能,这个我绝对不会记错。你在骗我。”
    “小鬼在意这么多干嘛,跟着我说‘我发誓我将追随我的王一生一世’。”
     “……”
     “你那什么表情?还想不想当骑士了!”
     “这句话太羞耻了!”
     “羞耻你也得给我说。不说的话现在就把你又重新扔回角斗场喂老虎去。”
     “今天我可是刚刚杀了一只!”
     “明天给你找一只更厉害的。”
     “切,恶党。”
     “你个小鬼懂不懂礼仪?还想当骑士?叫皇子殿下。”
      “哼,你不也还未成年。”
      “总之比你大就行了。”
      “……”
      单膝跪在地上的安迷修有些倔强的仰着头,他直勾勾的看着雷狮,眼神里面满是“我是不会说这句话的神情”,而站着的雷狮则是一脸得逞的微笑。安迷修微微握紧披在他身上的红色长袍,那袍子布满了金色暗纹,高贵与奢侈,让安迷修觉得这袍子莫名和雷狮一样讨厌,虽然这东西原本就是雷狮的。
       站在高处雷狮表情自然不差,特别是看到安迷修倔强的表情开始变得慢慢妥协的时候,嘴角更是快要长到了耳根。他拿着长剑又轻轻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三次*示意他快点结束这场无意义的对峙。
        安迷修轻轻哼了一声后,一脸赴死般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发誓我将追随我的王一生一世。”
       “很好!那么你以后就是属于我的骑士了。”

       简单并着粗糙,但却是这关于某一位骑士他的秘闻的开始。

        ……
       “准确来说还是我应该还是侍从而已。”
       “……果然是麻烦的小鬼。”
       “骑士的受封仪式怎么也得到成年后才能举办吧。”
       “来人啊!把他给我扔回角斗场去!”
    

     -1-

     [15/9]
    
     雷狮和安迷修的初见是在角斗场。雷狮在众人的欢呼中站起了声,直勾勾的盯着场中杀死猛兽了的安迷修。
      破烂的衣服和肮脏的皮肤是角斗场内奴隶们的基本特征,如果是斗兽场内的小孩,连破草鞋也不会有。安迷修和他们一样。如果唯一的不同就可能是身上几处被潦草绑起的破布,伤口,在上一场战斗中活下来的最好证明。
       这场战斗的守擂方,是一只饿了整整五周周的猛虎。一开场,它就连续吃掉了三位奴隶,连第四位上场的角斗老手,也只是在表演了一个漂亮的俯冲后,便被它吞入腹中。观众见到这样的场面开始喝起了倒彩,这样无聊的场面根本无法满足他们想观看血腥死斗的愿望。雷狮更是昏昏欲睡,勉强打起精神准备看看第五位上场的倒霉蛋是谁,哪知道上场的却是一位瘦弱的小孩子。
        “bu——”
         倒彩的声音格外刺耳,雷狮甚至听见了有些观众的谩骂声。刚想拉着卡米尔离开这喧闹之地,雷狮却注意到了安迷修与前几位的不同
          和前面那些一看就像上来送死的那群人不同,安迷修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畏畏缩缩或者害怕的发抖。他站的笔直,紧紧握着手中的双剑,似乎早已准备好了这场战斗。
         有趣。
         雷狮这样想着。看着安迷修,他推断这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他根本不可能杀死那头猛兽,能在猛兽面前不害怕已经能让别人给他喝彩了,更别说与它战斗。
        倒彩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场中面对黑豹的安迷修并没有丝毫的忧郁和胆怯,他率先一步做出了动作,同时雷狮准备拍卡米尔的手也愣在了空中,没错。他开始对这场战斗起了兴趣。
         轰——
         这是铁门关上的声音。
         ……
       
         雷狮是在众人的欢呼中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场中杀死了巨兽的安迷修,最后一瞬间精彩的高跳刺杀,连他也不得不拍手叫好。卡米尔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
        雷狮看着安迷修颤抖着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猛的想起来9岁那年和安迷修一样的他,在森林中独自击杀猛兽的他。最后的动作是如此的自豪与英勇。
        紫色的眼眸微微眯起,雷狮对场中安迷修的所作所为有着赞赏的心情在里面。但更多的则带有怜悯的心情在里面。
         赢了这场战斗又怎么样,这并不能让他逃离这种处境,最多今天能好好的吃一顿包饭,然后明天继续这样在杀戮中挣扎过日。
        
        胜利者并没有胜利者应有的待遇,安迷修是被看手们重新带上脚链和手链带回去的。一次一步带出清脆响声,男孩的脚底沾满了沙石和鲜血,在走回牢房的路上拖出扭曲的花纹,印下小小的脚印。
        微微抬起胳膊擦掉自己脸上不属于自己的血液,他听见其他奴隶们敲打铁牢的声音,全是嘲讽般的恭喜。毕竟,在这或者还不如死去来的快活。
         坐在牢房里面的安迷修,小心翼翼的解开绑在自己左臂上的破布,看着那里的伤口已经结巴后,把破布转了一个面对折了几次后,手口并用的把他绑到了自己的右手臂上,那是刚刚被猛兽的爪子抓伤的地方。右脸有些发痛,兴许可能是在战斗中弄上的地方。凝视着这一片黑暗的牢房,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右脸。
         嗯,肿起来了。刚刚的战斗消耗了安迷修大部分的体力,再加上这牢房中只有烛火照明,在这样的环境下,让他泛起了困意,缓慢移动到角落的稻草上,安迷修小心的从下面翻出了一本下巧的书。那是关于一本描写骑士的书,紧紧捂了一会儿。正当他打算睡下的时候,他听见了牢房远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微微偏头向外面望去,安迷修最先看到的是外面照进来的阳光,然后是地面上那被拖长的人影。最后,他听见了那人影主人的对话。
         “三皇子殿下,这不应该是您来的地方。这关押奴隶的地方不符合你的身份啊。”
          “我想来哪里还需要你管吗?”
          “不不不,是我多嘴了。”

           雷狮看也不看旁边那一脸献媚的看门人,一边打量着牢房一边寻找着安迷修。15岁的他已经得开始考虑一些稳固自己地位的事情了,即使表面不动声色,但是暗地里已经做了很多。
            卡米尔是他的头脑,帕洛斯是他的眼睛,佩利是他的狂犬,那么现在他需要一把由自己打磨的,完全忠于自己的剑。
             然后,他看中了安迷修。

             重重了踢了一脚铁牢门,把脚踩在了上面。雷狮俯视着安迷修,看到了他怀中所抱着的书本。他在皇宫的图书馆里读到过,一个正直的骑士为了自己心爱的公主和忠于的国王战死的故事。老套,无聊,甚至愚蠢。
            “哟,挺能干的小鬼。居然杀掉了那样的狮子。确实不错。”
            “谢谢您的夸奖,皇子殿下。”
             雷狮得到了安迷修一脸冷漠的回应。他盯着安迷修翠绿色的眼睛,找寻着一些东西。
             “喂,小鬼。在这里过得很不爽对吧。我可以给你解放你自己的机会。”
             安迷修的眼睛亮了亮。
             “但是相应的。你得证明自己的实力。光光杀死低智的野兽是不够的。我需要你杀死这里任何一位奴隶来证明你的优秀。”
             “我拒绝。”
             “说出你的理由。”
             “骑士守则告诉我不能伤害手无寸铁的人。我的剑只能用来帮助别人和对抗强暴。杀死无辜的人是错误的。”
             安迷修的言论让雷狮感觉到浑身的不舒服和反胃,小孩子就是容易被无意义的书哄骗。但是他却在安迷修的眼中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
            “骑士守则对吧……很好,但是也很愚蠢。”
             “骑士不是愚蠢的!他们是正义的。”安迷修反驳到。
              “来人。给我开门。”
              “你要干什么?!”
              “小鬼。你不是想要做骑士吗?我就带你去做骑士!”

—TBC—

没有雷安群我要死了。´_>`

大概是一个这样的养成脑洞???

雷狮在16岁那年在斗兽场遇见了9岁的安哥,看到安哥和当年小时候的自己一样用一把小破剑单挑了斗兽场中最凶狠的老虎,雷总觉得很有兴趣就对他出言挑衅,还说他能杀死下面一位奴隶就放他自由,但是安哥因为骑士守则拒绝了雷狮的要求,完全勾起了雷狮的兴趣。雷狮把安哥带回王宫后给他举行了“册封骑士”的典礼,然后就能开始了养成的计划了!

有人想看这个梗吗!我决定上手写![搓手手]

配图大概就是举行典礼时候的事情。安哥披的是雷狮的袍子!

腿个进度(つд⊂)
[动作参考:血界战线ed某截图]
雷安这么————————好
话说从基友那里拐的马克笔好迷啊!为什么高光笔上去眼神会变黄色……(死目)

AT画风挑战瑞金失败……
看来还得琢磨一阵(;д;)

( ͡° ͜ʖ ͡°)✧大头贴当然是要和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起拍啊❤

跳舞吧!随着音乐起舞吧!

生日快乐,安迷修。
你是我心中绽放于百合花的纯洁骑士。
安哥特别好!!!!

没有粮吃要死了!

大家知道拉二x阿拉什到底该怎么在p站上搜标签吗?没有粮的我真的……要死了……基友给了安利但是又不给售后……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