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

( ͡° ͜ʖ ͡°)✧

【慢热/雷安】骑士秘闻

骑士秘闻

食用须知:
1.cp主雷安,后期会带有少部分的卡埃与安艾,请注意避雷。安艾为推动情节发展出现,不会造成过大的阅读问题。
2.两人初见年龄为16/9。稍带养成设定,请注意避雷。
3.用梗老套烂大街——皇子与骑士。
4.文中少量ooc,请注意避雷。
7.文章前半段偏慢热。
5.粗略设定和配图请见个人主页。
6.阅读文章请见下

————————————————————————————

     -0-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自己的一些秘闻,这些秘闻可能是民间的,宫廷的,某一个部落的;他们或许血腥,或许悲伤,或许风流,再或许让人觉得这是真事,亦或者这本来就是真事……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你还忘了一句。”
    “不可能,这个我绝对不会记错。你在骗我。”
    “小鬼在意这么多干嘛,跟着我说‘我发誓我将追随我的王一生一世’。”
     “……”
     “你那什么表情?还想不想当骑士了!”
     “这句话太羞耻了!”
     “羞耻你也得给我说。不说的话现在就把你又重新扔回角斗场喂老虎去。”
     “今天我可是刚刚杀了一只!”
     “明天给你找一只更厉害的。”
     “切,恶党。”
     “你个小鬼懂不懂礼仪?还想当骑士?叫皇子殿下。”
      “哼,你不也还未成年。”
      “总之比你大就行了。”
      “……”
      单膝跪在地上的安迷修有些倔强的仰着头,他直勾勾的看着雷狮,眼神里面满是“我是不会说这句话的神情”,而站着的雷狮则是一脸得逞的微笑。安迷修微微握紧披在他身上的红色长袍,那袍子布满了金色暗纹,高贵与奢侈,让安迷修觉得这袍子莫名和雷狮一样讨厌,虽然这东西原本就是雷狮的。
       站在高处雷狮表情自然不差,特别是看到安迷修倔强的表情开始变得慢慢妥协的时候,嘴角更是快要长到了耳根。他拿着长剑又轻轻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三次*示意他快点结束这场无意义的对峙。
        安迷修轻轻哼了一声后,一脸赴死般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发誓我将追随我的王一生一世。”
       “很好!那么你以后就是属于我的骑士了。”

       简单并着粗糙,但却是这关于某一位骑士他的秘闻的开始。

        ……
       “准确来说还是我应该还是侍从而已。”
       “……果然是麻烦的小鬼。”
       “骑士的受封仪式怎么也得到成年后才能举办吧。”
       “来人啊!把他给我扔回角斗场去!”
    

     -1-

     [15/9]
    
     雷狮和安迷修的初见是在角斗场。雷狮在众人的欢呼中站起了声,直勾勾的盯着场中杀死猛兽了的安迷修。
      破烂的衣服和肮脏的皮肤是角斗场内奴隶们的基本特征,如果是斗兽场内的小孩,连破草鞋也不会有。安迷修和他们一样。如果唯一的不同就可能是身上几处被潦草绑起的破布,伤口,在上一场战斗中活下来的最好证明。
       这场战斗的守擂方,是一只饿了整整五周周的猛虎。一开场,它就连续吃掉了三位奴隶,连第四位上场的角斗老手,也只是在表演了一个漂亮的俯冲后,便被它吞入腹中。观众见到这样的场面开始喝起了倒彩,这样无聊的场面根本无法满足他们想观看血腥死斗的愿望。雷狮更是昏昏欲睡,勉强打起精神准备看看第五位上场的倒霉蛋是谁,哪知道上场的却是一位瘦弱的小孩子。
        “bu——”
         倒彩的声音格外刺耳,雷狮甚至听见了有些观众的谩骂声。刚想拉着卡米尔离开这喧闹之地,雷狮却注意到了安迷修与前几位的不同
          和前面那些一看就像上来送死的那群人不同,安迷修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畏畏缩缩或者害怕的发抖。他站的笔直,紧紧握着手中的双剑,似乎早已准备好了这场战斗。
         有趣。
         雷狮这样想着。看着安迷修,他推断这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他根本不可能杀死那头猛兽,能在猛兽面前不害怕已经能让别人给他喝彩了,更别说与它战斗。
        倒彩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场中面对黑豹的安迷修并没有丝毫的忧郁和胆怯,他率先一步做出了动作,同时雷狮准备拍卡米尔的手也愣在了空中,没错。他开始对这场战斗起了兴趣。
         轰——
         这是铁门关上的声音。
         ……
       
         雷狮是在众人的欢呼中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场中杀死了巨兽的安迷修,最后一瞬间精彩的高跳刺杀,连他也不得不拍手叫好。卡米尔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
        雷狮看着安迷修颤抖着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猛的想起来9岁那年和安迷修一样的他,在森林中独自击杀猛兽的他。最后的动作是如此的自豪与英勇。
        紫色的眼眸微微眯起,雷狮对场中安迷修的所作所为有着赞赏的心情在里面。但更多的则带有怜悯的心情在里面。
         赢了这场战斗又怎么样,这并不能让他逃离这种处境,最多今天能好好的吃一顿包饭,然后明天继续这样在杀戮中挣扎过日。
        
        胜利者并没有胜利者应有的待遇,安迷修是被看手们重新带上脚链和手链带回去的。一次一步带出清脆响声,男孩的脚底沾满了沙石和鲜血,在走回牢房的路上拖出扭曲的花纹,印下小小的脚印。
        微微抬起胳膊擦掉自己脸上不属于自己的血液,他听见其他奴隶们敲打铁牢的声音,全是嘲讽般的恭喜。毕竟,在这或者还不如死去来的快活。
         坐在牢房里面的安迷修,小心翼翼的解开绑在自己左臂上的破布,看着那里的伤口已经结巴后,把破布转了一个面对折了几次后,手口并用的把他绑到了自己的右手臂上,那是刚刚被猛兽的爪子抓伤的地方。右脸有些发痛,兴许可能是在战斗中弄上的地方。凝视着这一片黑暗的牢房,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右脸。
         嗯,肿起来了。刚刚的战斗消耗了安迷修大部分的体力,再加上这牢房中只有烛火照明,在这样的环境下,让他泛起了困意,缓慢移动到角落的稻草上,安迷修小心的从下面翻出了一本下巧的书。那是关于一本描写骑士的书,紧紧捂了一会儿。正当他打算睡下的时候,他听见了牢房远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微微偏头向外面望去,安迷修最先看到的是外面照进来的阳光,然后是地面上那被拖长的人影。最后,他听见了那人影主人的对话。
         “三皇子殿下,这不应该是您来的地方。这关押奴隶的地方不符合你的身份啊。”
          “我想来哪里还需要你管吗?”
          “不不不,是我多嘴了。”

           雷狮看也不看旁边那一脸献媚的看门人,一边打量着牢房一边寻找着安迷修。15岁的他已经得开始考虑一些稳固自己地位的事情了,即使表面不动声色,但是暗地里已经做了很多。
            卡米尔是他的头脑,帕洛斯是他的眼睛,佩利是他的狂犬,那么现在他需要一把由自己打磨的,完全忠于自己的剑。
             然后,他看中了安迷修。

             重重了踢了一脚铁牢门,把脚踩在了上面。雷狮俯视着安迷修,看到了他怀中所抱着的书本。他在皇宫的图书馆里读到过,一个正直的骑士为了自己心爱的公主和忠于的国王战死的故事。老套,无聊,甚至愚蠢。
            “哟,挺能干的小鬼。居然杀掉了那样的狮子。确实不错。”
            “谢谢您的夸奖,皇子殿下。”
             雷狮得到了安迷修一脸冷漠的回应。他盯着安迷修翠绿色的眼睛,找寻着一些东西。
             “喂,小鬼。在这里过得很不爽对吧。我可以给你解放你自己的机会。”
             安迷修的眼睛亮了亮。
             “但是相应的。你得证明自己的实力。光光杀死低智的野兽是不够的。我需要你杀死这里任何一位奴隶来证明你的优秀。”
             “我拒绝。”
             “说出你的理由。”
             “骑士守则告诉我不能伤害手无寸铁的人。我的剑只能用来帮助别人和对抗强暴。杀死无辜的人是错误的。”
             安迷修的言论让雷狮感觉到浑身的不舒服和反胃,小孩子就是容易被无意义的书哄骗。但是他却在安迷修的眼中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
            “骑士守则对吧……很好,但是也很愚蠢。”
             “骑士不是愚蠢的!他们是正义的。”安迷修反驳到。
              “来人。给我开门。”
              “你要干什么?!”
              “小鬼。你不是想要做骑士吗?我就带你去做骑士!”

—TBC—

没有雷安群我要死了。´_>`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