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

( ͡° ͜ʖ ͡°)✧

【慢热/雷安】骑士秘闻[2]

骑士秘闻第二章
此章为过渡章
第一张请走个人主页

食用须知:
1.cp主雷安,后期会带有少部分的卡埃与安艾,请注意避雷。安艾为推动情节发展出现,不会造成过大的阅读问题。
2.两人初见年龄为15/9。稍带养成设定,请注意避雷。
3.用梗老套烂大街——皇子与骑士。
4.文中少量ooc,请注意避雷。
7.文章前半段偏慢热。
5.粗略设定请走链接或者个人主页。
6.阅读文章请见下

—2—

          [15/9]
 
          晃晃悠悠的马车差点没把雷狮晃睡着,但也成功的把安迷修晃睡着了。一个刚刚消耗完一大半体力的小孩你还能指望他能在这马车上撑多久,安迷修低着头,弯着腰,随着马车一起微微晃动,但是他仍是把那本关于骑士的书放在大腿上握的紧紧的。
           雷狮看见这样的安迷修,微微有些想笑。他看着随着马车一晃一晃的安迷修,再一次加深了小鬼不过是小鬼的想法。
            再一次较为剧烈的颠簸后,低着头打瞌睡的安迷修变成了靠着马车内壁打瞌睡,这能使雷狮好好的看清楚安迷修。
            9岁小孩子明显没有长开的五官,和棕色的头发,怎么看都很普通。脸上还带有肿起来的地方和未擦干净的血污。裸露的手臂和腿部清晰可见的十几处伤疤在安迷修瘦弱的四肢上安家,让雷狮猜测他的衣服底下又有多少的伤痕。
             紧紧抓着那本书的手指上也有着一些伤痕,但是脏兮兮的污垢却更为扎眼。
             ——
             肮脏又破碎,这是斗兽场奴隶们共有的特征,在加上安迷修的普通长相。这很容易让安迷修被淹没在奴隶之中。要是真的要说安迷修和其他奴隶有什么不同的话。
             可能是那漂亮的翠绿色眼睛。
             别逗,翠绿色眼睛在这个国家一抓一大把,雷狮想。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雷狮打了一个哈欠。如果真的要说雷狮为什么看上的安迷修,是因为安迷修的可塑性。

           可塑的实力必不可少,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安迷修眼睛里面的那股可塑的坚定。
           虽然坚定,但是也略显迷茫。
           试问。能支持一个喜欢骑士的奴隶小男孩活下去的,在现阶段可能是成为骑士或者骑士的那种高尚精神,那以后呢?而且一个奴隶成为骑士的机会有多大呢?对于现在的安迷修来说,这也是他的迷茫之处。自己成为骑士的机会太过于渺茫,即使自己有成为骑士的一切品格与实力,可自己的奴隶身份成为了这一切的最大障碍。
           他能为正义而战,为弱者而战,为自己的王奉献自己的生命。
          可谁又是他引领的王?
          聪明的雷狮看穿了这一点,他抓住了时机,把安迷修从角斗场救了出来,成为了安迷修的“王”。这让小小的安迷修找到了在现阶段过后仍然能支撑自己的目标。
          目标。多么美丽又带有束缚的词语。
          坚定是属于安迷修的武器,而安迷修又即将成为雷狮的武器。
          亲自锻造一把属于自己的利剑,他会为你斩开一切障碍,破除所有的危险,同时他会忠于你,虽和所有的剑一样有时会不小心割伤自己。但这却是完美之处,忠诚但不愚笨,拥有自己的思想,这只会让这把剑更加的锋利。并且你会从中得到极大的快感。
          想到这里,雷狮轻轻咳嗽了一下,试图压制自己异常兴奋的心情。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锻造这把只属于自己的利剑了。他盯着安迷修的眼神也似乎是像看到了长大后的安迷修为自己挥动刀剑的身影了。
         

          雷狮把安迷修带回皇宫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扔给了侍女,让她们带安迷修去清洗和包扎。他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去睡一会儿,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安迷修拉住了他。
          安迷修拉着雷狮的衣角,仰着头问到:“我真的可以成为骑士吗?”
           “当然。本皇子说到做到。”雷狮盯着安迷修那充满不安和期待的脸笑着回应到。他知道这句话不能完全打消安迷修的不安,他取下自己的披风盖在了他的头上,再伸手揉了揉安迷修的头发。便转身向门外走去。使得安迷修有些气急败坏的扯下披风的时候,雷狮已经走到了门口。
            “不许摸……”
            “这本书我就先收下了。你收拾完了过后在还给你。”
            “等等!我的书!你什么时候拿过去的!还有你是恶党吗?!”
            “是皇子殿下。”

           雷狮在等卡米尔把安迷修带过来的时候,雷狮已经瘫在大殿的皇位上睡着有一会儿。略微不满女仆行动的低效率,还什么话都没说出来的时候就被卡米尔的一句:“他身上伤口比较多。处理起来比较麻烦。”给压了回去。缓慢起身,踱步在大殿内,雷狮又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安迷修突然的发言又打断了他。
           “我的书呢。皇子殿下现在你该还给我了吧。”
           雷狮没想到自己突然又被人打断了第二次,心情又变的差了一些。轻轻啧了一声,看也不看的扯下大殿内装饰用铠甲手中的佩剑,一个毫不犹豫的箭步对着安迷修冲去。年龄和战斗意识这一类的差距,让安迷修面对雷狮的攻击只有仓促的做出反应,安迷修以为雷狮会攻击的是他的手臂或者脖子这种部分,最终雷狮攻击的部分却是他的膝盖。
           吃痛跪下的安迷修,气愤的抬起头,刚刚想反击的时候,可雷狮已经把剑架到了他的脖子上。一阵寒意从安迷修的心里涌起,他仰着头看见雷狮狂妄的笑容,虽然有想过被雷狮杀死的情况,但也没想到这么快过。僵着脖子不低头,坚定的看着雷狮,安迷修的坚定神情也一直没变过,同时那里面反抗的火焰更是没有熄灭。
           这个样子的安迷修,让雷狮兴奋,会让他觉得自己选对铸造剑的材料,并且越发的期待这其中铸造的过程。他清楚安迷修现在心里一定想着自己要被他杀死的结果,所以雷狮接下来的行动让安迷修的表情直接从坚定变成了不可置信。
           雷狮用剑触碰这安迷的后劲,然后把剑放在了安迷修的右肩上。然后他看见了安迷修的眼睛亮了起来。
           梦想着成为骑士的少年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小心翼翼的吞了一口唾沫,等待着雷狮接下来的动作。
             “告诉我你的名字。”
             “安迷修,尊敬的殿下。”
             “安迷修。你是否愿意在天父面前发誓,保护弱者,对抗强暴,抗击错误,保护手无寸铁的人,帮助一切向你寻求帮助的人,爱护你的骑士兄弟,真诚的对待你的朋友,并且对所爱至死不渝吗?”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
 

—TBC—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