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

( ͡° ͜ʖ ͡°)✧

看我这脑洞——每日的抽风和作死

真的是女孩子的故事_(:D」∠)_


ooc啊ooc啊ooc啊_(:D」∠)_


没错。我就是有病。_(:D」∠)_


嘿。孩子你知道安利吗?啊呸。_(:D」∠)_你知道女nao神dong吗?


没事。我就想玩玩贴吧上面说腐国的eive姐是腐女的梗。_(:D」∠)_虽然并不明显


私设邵云也是腐女。虽然并不明显。_(:D」∠)_


百合你们爱吗?_(:D」∠)_【其实并不是百合】


你们都爱EA,CA,MA,LE,AA。难道你们不知道拉百合吗?【闭嘴。_(:D」∠)_


让你们看看我文风也有不是蛇精病的一面_(:D」∠)_但是如果有bug。你就无视他好了

——


英国某一个公寓的房间里。刺激的阳光透过灰色窗帘的空隙逃了进来。为昏暗的屋子带来刺眼的光明


看着地上到处都是的衣物和被揉成一团的废纸,还有倒塌的垃圾桶,里面的泡面盒也倾倒了出来。还未喝完的泡面汁撒了一地。空气中也弥漫着泡面的气味。空调还在一盘呼呼的吹着。


不光是地上。桌上也是一团乱。手办东倒西歪,开着的电脑发出微光。他的硬盘早已发烫,烫到不行。各类漫画几本几本的放在桌上。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几本的封面还印有R18的字样。画稿也是乱乱的一大片。墨水瓶里面还插着鸭舌笔。滴落在桌面上的墨水早已干掉了。


嘿。你信吗?这是两个女生居住的宿舍。

 

evie的头发散开睡在桌面上。电脑上是完成了的画稿和传输界面。手中的数位笔早就从手中脱落趴在了她的脸上。身上除了黑色的吊带和一条很短的牛仔热裤。身上就没有穿其他得了。让人担心她会不会在23度的空调下感冒。


她对面也趴着邵云。是一位中国人。邵云现在还是清醒着的。不过感觉她并不好。邵云的披着毯子蹲在椅子上,眼镜的镜片反射着电脑屏幕。她正在进行最后的上色。酸痛的眼睛和困意一直让她想摔笔不干了。但是有了这一个月的稿费她就可以买手办了。所以她勉强打起来精神做好这最后一步。


终于。经过最后一个小时,终于完工了。邵云点开邮箱给编辑发了过去。邵云突出一口浊气。瘫坐在了椅子上。


真累。


看着对面趴在桌上睡着的eive。邵云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对面,拍了拍eive。邵云有些僵掉的手指碰着eive被空调吹的冷冰的皮肤。打了个寒颤。


“醒醒。eive。要睡去床上睡。别着凉了。”


睡梦中的eive被邵云叫醒。eive真的是太困了。她眯着眼睛很小声的回应到马上。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然后倒在了邵云的身上。邵云无奈的扶着她。把她向卧室拖去。


eive比邵云高上一些以至于有些麻烦,并且再加上杂乱的地面。让邵云行走缓慢。而且她身上的eive还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更是困难。


邵云一边抱怨着该找时间打扫一下卫生,一边叫eive坚持一下一会就到卧室了。


在艰难的移动到卧室后。邵云几乎是把eive甩到床上的。自己也是倒在了床上。没办法。赶稿太累了。给eive盖上被子自己也难得回自己房间了便和evie挤到同一张被子里。反正又不是一起没挤过。


evie似乎感受到了床的柔软和被子的舒适不由得翻了个身,无意识的挤了一下邵云。邵云呢?也是一上床就是眼睛开始睁不开了。意识模糊的蹭了蹭枕头。


“晚安eive…”



两个赶完稿的少女就这样安心的沉沉睡去。eive挤着邵云。她似乎梦到了自己挤着一个软软的玩具熊。很舒服呢。


—fin—


我就是虎头蛇尾_(:D」∠)_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把这个写下去。hhhhhh。百合好带感的感觉。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