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

( ͡° ͜ʖ ͡°)✧

[TSN/ME] Hello [HE]

今天明明打算做做作业去B站搜索好听的歌准备肝作业第一首就是阿黛尔的hello,最开头那首歌还没开始就看见弹幕里面有人说这首歌就像花朵和马总一样,确实抛开这是阿黛尔写给她爸爸的背景自信一看歌词……wodema简直暴击暴击!所以灵感就来了ー( ´ ▽ ` )ノ✧顺便交党费/好久没写文了可能有点ooc


「Hello it's me/你好 是我啊」

     当Mark在Dustio和Chris的焦灼的目光下拨通电话的时候,他的心情非常难以言语。紧张?害怕?兴奋?或者悲伤……
     有节奏的嘟声有点大刺的Mark耳朵有点痛,再过一两个便会是急促的嘟声那代表着通话未被接通。这个可怕的想法和事实刺激的Mark的心跳声即将覆盖过电话的声音。
     好在,这一切没有发生。
     电话顺利接通。
     感谢上帝。
     “Hello,who are you?”
     “Hello,it's me.”
——
「I was wondering if after all/我想知道多年之后
these years you'd like to meet/你是否乐意见我」
 
       “……好久不见,Mark。”Eduardo觉得自己嗓子有点干似乎被什么东西噎住,Eduardo非常希望不是中餐馆外卖里的小笼包,他害怕Mark听出他声音的不正常
       “好久不见,war…Eduardo……我……”Mark目光开始从桌子上飘到Dustion和Chris的时,看到他们恶狠狠的暗示目光时。Mark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压上了自己一切说了出来:“在下周是我的生日,我想开一个聚会你愿意参加吗?”

       你愿意见我吗?
       我很想你……
——
「To go over everything/自己早已释怀过往的种种
They say that time's supposed/都说时光是最好的治愈之药
to heal ya but I ain't done much healing/似乎我只会让你的伤心继续」

        “……”
        电话的另一头是一片沉默,Mark告诉自己或者是欺骗wardo只是在思考或者查看他的行程表他,他很快就会答应自己,哪怕是不能来也是因为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wardo一定回来的。
         Mark越想越多,越来越害怕他甚至要站了起来。
         他在等待wardo回应的这段时间里面越想越多在短短几几秒的时间他想到了那场雨他想到了那个被wardo摔坏的电脑,他还想到了wardo是不是有了妻子是不是……
         “我……”
         “wardo你放心!这次聚会就四个人你我加Dustion和Chris!不会有其他人!我知道你讨厌人多!这次就几个人来参加……好吗……”
         没有等到Eduardo说出第二个单词的第一个音节,Mark就迅速把这段话说了出来,他甚至激动的站了起来,惊吓到了Dustio和Chris。他恐惧Eduardo的拒绝,这让他激动的语气在最后变了调,从阿尔卑斯山山顶掉到了山脚,变成了恳求……或者哀求。
         
           求求你……
——
「Hello can you hear me你好 能否听见我的声音?」

           “Hello,Hello,Mark。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别激动……这次聚会我会来的,你放心。”

           我……我不知道是否能放心,我害怕你讨厌聚会,讨厌我。
——
「I'm in California dreaming about who we used to be/寄居加州的我时常梦到曾经的你我
When we were younger and free/那时的我们 青春年少 肆意自我
I've forgotten how it felt/我早已忘却
before the world fell at our feet/整个世界臣服于我们脚下的成就感了
There's such a difference between us/而这就是你我之间的不同吧
And a million miles/你我像是相隔万里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彼岸他乡的一声问好
I must've called a thousand times to tell you/千百次只为亲口对你诉说
I'm sorry for everything that I've done/我很抱歉曾经我的所作所为
But when I call you never seem to be home/而即便我再呼唤你 也早已没了家的感觉
Hello from the outside/漂泊远方的一声问好
At least I can say that I've tried to tell you/至少我能说 我曾千方百计只为告诉你
I'm sorry for breaking your heart/让你心碎我有多后悔
But it don't matter it clearly这已经不重要了
doesn't tear you apart anymore/而我已无法再让你心碎」
 
         Mark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趴着睡着了,那是一张摆满了红牛和披萨饼的桌子,他连续56个小时零7分的工作在前五分钟之前彻底击垮了他。现在。他在他的梦里。
         再一次梦到了以前在柯克兰宿舍时的事情。
         他在宿舍里面写博客讽刺他的前女友那天的啤酒味道真的不错。wardo给他写的公式就在窗户上,他朝Dustion被子里扔的飞镖还在那里,他不太确定但是他闻到了披萨的味道。wardo睡在他的床上抱着那只白色的鸡睡得很沉,很多可能wardo刚刚参加了那脑残入社测试。
          “wardo?”
          “咯!”
          回应Mark的是一声鸡叫
          Mark懵了一下,他发现wardo的头变成了一只鸡正朝他不断咯咯咯的叫。
         这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不管是不是从鸡的方面来说。

          Mark回了一趟波士顿,他又去了哈佛。他发誓绝对不是自己变得多愁善感也更不是因为自己想wardo而回来的。他们的宿舍换了人,一批哈佛的新生,他征得了新生的同意进入了他们的宿舍。大体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多少。甚至那个飞镖盘也还在那里。他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足的原因,他似乎看见了wardo在那里写公式然后回头对他笑。wardo的笑就像巧克力,一瞬间的凝固让他定死在那里无法动弹。
          哦……该死
          他摸了摸曾经写公式的那面窗户,他现在都能背出那公式:Ea=s……哦,没有s。是Ea=s……Ea=s……s……
           ……
          Sorry……

          其实Eduardo的新电话在几年前Mark就得到了。他曾经无数次在信息栏里面输入sorry但是一次都没有发出去,他也只是像窝囊废一样瘫在椅子上对着空气默默轻轻张开嘴巴说一句:

          Sorry……
          他发誓他不会在这样对wardo了,他会对他好,听他的,但是wardo也早已离开了他……
         ……
         Sorry……
——
「Hello how are you/你好 你过得还好吗?
It's so typical of me to talk about myself/我总是津津乐道的谈论自己
I'm sorry I hope that you're well/对不起 我多希望你依然安好」
         
          “嘿,Mark你还好吗?我听Dustion说你又不要命的工作了。”
          “并没有,wardo你不用担心。你知道我得在聚会前弄完这些东西。我并不想在聚会时突然临时有事跑回来加班。这会破坏聚会。”
          这会破坏我们的相见。
          “我觉得你需要去休息一下……你知道吗……我其实给你准备了一个大惊喜。”
          “那我会很期待。”
           你能来就是最大的惊喜
——
「Did you ever make it out of that town/你是否早已离开那座小镇?
Where nothing ever happened/那个一尘不变的地方
It's no secret/我们再也没有联系的可能
That the both of us are running out of time/这不是什么秘密了」
         
          距离生日还有两天的时候Mark就已经在想wardo有没有上上飞机了,他有没有离开新加坡。他打不通wardo的电话,他又一次暗示自己说wardo可能就在飞机上。但是他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手指,他黑入了新加坡个个航空公司的系统,但是他没有发现wardo购买机票的信息。
             他……有点害怕。
——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彼岸他乡的一声问好
I must've called a thousand times to tell you/千百次只为亲口对你诉说
I'm sorry for everything that I've done/我很抱歉曾经我的所作所为
But when I call you never seem to be home/而即便我再呼唤你 也早已没了家的感觉
Hello from the outside/漂泊远方的一声问好
At least I can say that I've tried to tell you/至少我能说 我曾千方百计只为告诉你
I'm sorry for breaking your heart/让你心碎我有多后悔
But it don't matter it clearly/这已经不重要了
doesn't tear you apart anymore/而我已无法再让你心碎」

           “嘿。Mark放松放松!wardo答应了你他会来,他就会来的。你得相信wardo。”
           “可是马上就要到10点了!wardo也从来不会迟到!”
           “Mark,你不相……”
           “Mark!我听说wardo的航班因为天气的原因延迟了!你放心……嘿,你去哪?”
           Chris看着Mark跑出去的背影,只听见简短的一个词:机场。
 
             wardo说过,会给他一个惊喜。他相信wardo,就像wardo以前相信他那样相信他。他坐在机场的椅子上,现在的客人越来越少,Mark站起来又坐下的次数越来越多。机场在人流中来来往往从安静到喧哗,Mark的心也一次次躁动和压抑。
             又一波乘客从出口走了出来,Mark再次走入人流中寻找着wardo,他顿时觉得世界很大,大的让他找不到wardo,哪怕世界围着他转,他也找不到wardo。当又一个男性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
             “Mark?”
             这是上帝的福音。
             听见声音的Mark猛然回头。没错,那是wardo,他的wardo。他的wardo牵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小小的抱着玩具熊,金色的卷发。他有些激动的跑过去。Eduardo放下小女孩张开双手接住了跑过来的Mark,Mark把他抱的死死的,他有些无奈的拍了拍Mark的背示意他松开。松开Eduardo的的Mark有很多想对他说的话,但是被Eduardo抢先了一步。
             “Fairy,你知道papa给你说的什么吗?”Eduardo笑着对小女孩说到。
             “我当然知道。”小女孩小小的上前走了一小步鼓了鼓嘴巴问到:“你就是Dad了对吗?”

              booooooooooom
              世纪大惊喜。
              Mark喜欢这份生日礼物。
 
              「Hello,it's me.」
              「Yeah,yuo're.」
 

—Fin—
————————————————
小剧场
1.“你知道吗Mark,自从两年前我收到了你的短信,我当时很没原则的就原谅了你。”
“确实是这样的,dad,你只是吗?当时papa笑的超级开心。”
“嘿。别说出来啊Fairy。”

2.等等!你的意思是我有妹妹了吗?我是哥哥了吗?你看我妹妹超可爱啊!!!!——以上来自于爸妈终于复婚的Dustion

评论(7)

热度(40)